很久没有这般安静地坐着敲打文字了,也许是因为某个人影依旧环绕着的内,也许是因为自己真的像某人说的那样太过无聊。本来一向睡眠质量就不怎么样的我,近段时间更是辗转难眠,整夜整夜地难以入睡。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凝视着黑暗,静的,静静的。任凭文字万千,思绪飞扬,却也难以述说这失眠的折磨是多么的痛苦。一个人的时候,不禁会问,究竟要到何时我才能卸下那层层伪装,解脱这一切重压,让我能安心入睡,享受常人但求无生活呢?

没有过失眠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失眠的煎熬,即使勉强入睡,半夜还是噩梦连连地惊醒。不是站在悬崖边,就是在沼泽地泥潭深陷,徘徊在深山丛林里,或是一道道无法走不出去的门。迷失的我走的好累,累到极限也寻求不到出路。我知道自己是心魔使然,但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不去想这些重重让人窒息的压力。

每当午夜梦回惊醒时,那是战栗不已的绝望,漆黑的夜拥抱着棉被蜷缩在茫然的思绪中。一个人静静思索,期待何时能逃脱掉这些烦忧。我知道这一切的症结出自与心理,那些无法与人述说的压力深深束缚着我,让我即使处于梦境中,也跋涉的很累,心苦不堪言。

00:00
加载中……请稍等……

浩浩荡荡的苦海,总有回头岸。广阔连绵的黄泉,也终有边际。而这些苦恼为何却是无尽无休的折磨着我,有的时候,真的好想自己是个没有思维的灵魂,或学着做个没心没肺的人。这样也就没有这些烦忧控制着我的心绪,或许便能安然入睡了。

Last modification:November 26th, 2018 at 04:5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